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五年婚姻,一直分居[七零] > 登岛

登岛(第1/2 页)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点天光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听见前夫哥的心声两位少爷坚持联姻你好,结芬顶配联姻惶惶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就要神官男妈妈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渡阳气五十年代军工大院劝你不要得罪我农家小夫郎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姐姐破案好凶[九零刑侦]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叶烦和耿致晔乘的这班火车是过路车,上车下车的人很多,叶烦担心一不留神怀里的孩子被人抱走,以至于没发现耿致晔神色不对。

金乌西坠,海天一色,一家四口乘渔船登岛。

岛上渔民相互之间都认识,船主见耿致晔眼生,又见他大包小包的就猜他是部队的人。船主很懂纪律,好奇地抓心挠肺,愣是一句没多问,直接送一家四口去离部队家属区最近的渡口。

正是做晚饭的时候,四处炊烟袅袅,叶烦眉头微皱,怎么跟农村似的。

带着这个疑惑,叶烦来到家门口。房子虽只有一层,但离地面有半层楼高,应该是因为海边潮湿,盖的时候特意加半层。平房顶上还有半层瓦房,像放杂物的阁楼,看起来很有年代感,应该有二十年光景。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独栋小院,叶烦很满意:“耿团长,阔啊。”

“先进去。”耿致晔把钥匙给她就忍不住低头苦笑。

叶烦打开房门,一股怪味扑面而来,她以为十多天没住人捂的,打开窗透透气,然后才注意到客厅里只有一张小饭桌和四个板凳,全新的,像耿致晔最近才买的。

耿致晔调到这边三四个月才置办这点东西,难道真像陈小慧说的他心有所属。在首都那些做派都是为了稳住她或做给家人看的?要真是那样,他也是吃饱了撑的。

叶烦见客厅左右还有三个房门和一个上阁楼的楼梯口,北边还有一个房门,她先去北边。推开房门,叶烦惊呼:“地锅?”

耿致晔抓住想上楼探险的俩孩子:“以前出来进去不方便,除了部队食堂岛上的人都用地锅。更早以前部队也用木柴做饭。”

“要是我买个炉子回来,还得自己找船买煤球?”

耿致晔:“可以叫炊事班捎几袋,咱们自己打煤球。”

叶烦两辈子也没做过煤球,而她见锅碗瓢盆都在案板上:“也没橱柜?”

“妈妈,没有擀面杖。”大宝调皮,陶春兰经常抡着擀面杖要揍他,导致他不自觉先找擀面杖。

耿致晔不敢看叶烦:“在做了,还没做好。当地人好像不会用擀面杖。”

“不吃面吗?”

耿致晔:“吃麦面的少。他们吃细米面粗米面。像卷饼,他们把面和的软软的,放在平底锅上转一圈,一张饼就出来了。也会把刚打好的年糕用手按平包各种菜。米面也可以炒着吃。”

耿致晔之所以这么清楚是因为找遍整个岛才找到一个会打擀面杖的——找的过程中耿致晔了解到没有小麦人家的餐桌也跟首都人民一样丰富。

“这里没人种小麦,出去买点面不够耽误事的。”耿致晔道:“不过有床有被子,也有衣柜。”

叶烦打开窗户朝南的房间,床是新的,衣柜也是新的,一进去就有一股新家具味。叶烦把窗户和衣柜打开透气:“上厕所的纸总有吧?”

耿致晔被问住。

叶烦庆幸包里还有卫生纸,“我先上厕所,你把东西拿出来,大宝二宝该累了。”

“等等。”耿致晔犹豫一下,叫住叶烦。

叶烦:“你也去?”

“院里没厕所,得去公厕。”耿致晔摸摸鼻子,不待她变脸,急忙解释:“我买砖买瓦了。就是刚到这边部队也忙,没空盖。”

叶烦:“盖好放痰盂,早晚倒公厕?”

“你在家不就这样?”耿致晔脱口而出。

大宝伸手捂住眼睛,反手捂住妹妹的眼睛。

叶烦朝耿致晔身上捶一下:“这就是你信里说的万事俱备只差夫人?”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叶烦顿时没脾气:“带路!”

大宝放下手:“妈妈,我想尿尿。”

叶烦抱起二宝,耿致晔见状立马抱起大宝。

出了门看到有人挑水从远处过来,叶烦脚步一顿,耿致晔见状拔腿就跑,吓得大宝搂住他爸的脖子大叫:“慢点,慢点——”

叶烦顿时气得头顶冒烟:“回头再收拾你爸。那么大院子连个压水井都没有。”

“收拾他!”二宝大声帮腔。

叶烦心情不好:“我先收拾你!”

耿二宝吓得捂住嘴巴,妈妈气疯了,逮谁骂谁!

叶烦没疯,但也离疯不远了。

耿致晔的意思江南湿气重,海边湿气加倍,东西买来十天半月不吃不用就发霉了,所以他们家连一粒米一滴油也没有。

幸好来之前去了一趟友谊商店,叶烦买了几瓶可乐几包西点,陶春兰又给她塞几包钙奶饼干以及两盒奶粉。可是叶烦从公厕回来想洗洗手喝可乐吃饼干,厨房缸里没有一滴水。

耿致晔不待她发火,拿着扁担拎着水桶往外跑。半道上有人跟他打招呼,耿致晔都没敢多做停留。

叶烦面色寒霜,俩小人精不敢开可乐找面包,一个比一个乖,靠着妈妈的腿等爸爸回来。

耿致晔挑着两桶水进来,冲叶烦笑笑,叶烦瞪他,他毫不在意

目录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躺平式道侣日常山君惶惶安全屋生存指南[无限]我爱你,我装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