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欢迎来到梦术回战 > 无魇鬼餐箱庭

无魇鬼餐箱庭(第1/2 页)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点天光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听见前夫哥的心声两位少爷坚持联姻你好,结芬顶配联姻惶惶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就要神官男妈妈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渡阳气五十年代军工大院劝你不要得罪我农家小夫郎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姐姐破案好凶[九零刑侦]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下三滥的猗犬……!”

“竟然敢把你的头给……”

苍白的青年呼吸不稳,声音紧绷,仿佛濒临断裂的丝线;然而他拥住少女的姿态又带着冰冷的、让人发毛的亲昵。

不容许任何人触碰的姿态。

还在蠕动着生长的手指急切地捧起地上的头颅。

梦子仍然是美丽的。

头被砍下也好、变成鬼也好……无论发生了什么,她都这么的漂亮又干净。

无惨不明白那种痛苦源自何处,好像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痛苦。

擦掉梦子脸颊上的血渍,与怀中的身体拼合在一起,好像这样,胸腔中裂开的缝隙也被拼好了。

【不要害怕,梦子。】

【到我的内部来。】

梦子的身体就像被吸收一般慢慢沉入他的胸膛和腹部,脸颊、脖子、发丝、手指……最终完全融入无惨的身体,看不到任何存在的痕迹。

就像被吃掉一样。

细胞和血丝交缠着爬升,在青年苍白的躯体表面迅速拟态成贵族的衣物。

“你该死。”

他慢慢从地上站起,红色的眼睛里瞳孔紧缩,愤怒和憎恨的眼神完全不像是温文的贵公子:

“我要把你这家伙的手全部砍下来,剁成碎末。”

两面宿傩只是歪了下头。

“哦,想要我的手啊。”

没有必要问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谁——宿傩轻易就想明白了。

「鬼喰姬」。

原来如此。

这个称呼曾被大部分人理解为【作为鬼的食物的姬君】,或者【吞食他人的姬君】。然而还在母亲腹中就吃掉了自己双生兄弟、似乎注定完全属于邪性的宿傩,想到了另一种解释:

鬼喰。

【想要让梦子长在自己的肚子里。】

【想要让她与自己「永远」在一起。】

鬼之始祖想要将她吞入腹中,无论在哪里都融为一体的,爱恨不得的、无法填满的欲壑。

食欲,以及扭曲到无法理解的感情。

……事实究竟是哪种,或许没有人会得知了。

两面宿傩面对着最初的始祖——不知出于何种理由、选择被未婚妻吞食的鬼舞辻无惨,咧开一个可怕的笑容。

“我刚才玩得很好……希望你不要扫我的兴。”

把梦子变成鬼的那一夜之后,鬼舞辻无惨便隐藏在她的体内。

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力量、意识、肉体和精神都与梦子共享。他能感觉到梦子的心情,无时无刻不与她在一起。

那样的感觉很平静。

可是,总是有人要破坏这一切——

苍白的皮肤下,血肉突兀地涌动起来,眨眼间变成巨大的异形。掌心像怪物的头颅般张开口,朝着宿傩冲去。

“噗呲——”

两面宿傩的斩击冲向无惨的异形巨臂,然而无惨的手却从中间裂开,仿佛分头的巨蛇。

斩击只割掉巨臂断面的血丝便落了空。

怪物般的手臂一口咬下,被宿傩闪身躲开,紧接着又是数条刺鞭袭来,产生的音爆令大地龟裂。

“死吧,死吧,死啊,去死啊……!”

随着情绪的激动,青年的头发渐渐变成白色,红色的诡异血纹爬上他的四肢和脸颊,手臂和双腿都长出了布满利齿的嘴。

虽然同样是鬼的始祖,但鬼舞辻无惨和鹤谷梦子不同。

梦子不能容忍自己变成怪物的样子,而无惨早就已经放弃了人类的身份。

所以她不会用的手段,无惨都会用。

溅到宿傩脸上的血液骤然爆裂开,将他的面部瞬间变成肿胀可怕的绀紫色,猛毒般的血液疯狂攻击细胞。

普通的人类,在这种程度下早就已经死了。

就算肉体更强的人,最终也无法在剧毒中存活下来,会在他的血液中融化。

然而——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鬼舞辻无惨皱紧眉头,难以置信又嫌恶地看着毫不犹豫割掉半张脸、用反转术式治好的两面宿傩。

整张脸反反复复被摧毁又再生的宿傩道:“简单的战术而已。”

他的脸部还宛如一团团肉球般鼓动着生长,却毫不在意地咧开嘴角。

猩红的眼睛淹没在肉块中,只能隐隐看到那可怕的目光。

被愤怒和暴虐充满的头脑,在这样的眼神中竟然也渐渐冷却下来,无惨终于迟钝地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对。

梦子没有恐惧之心。

无论面对什么,她都不会害怕……

会害怕死亡、害怕梦子死亡的,只有无惨而已。

所以,是他被梦子影响了判断。

这家伙绝不是什么寻常的货色,比五条知还要……

“什么?”

目录
被疯批前男友盯上了五十年代军工大院未来吃瓜群[无限]就要神官男妈妈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当直男魅魔也不容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