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自有日月照山川(科举) > 第 21 章

第 21 章(第1/2 页)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点天光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听见前夫哥的心声两位少爷坚持联姻你好,结芬顶配联姻惶惶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就要神官男妈妈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渡阳气五十年代军工大院劝你不要得罪我农家小夫郎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姐姐破案好凶[九零刑侦]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凭着前世的心算本事,乔时为速算了几单账。

账面做得很干净,若是只核算当年发了多少盐引、上缴了多少课税,等闲人挑不出当中的差池。

乔时为身后冷汗湿衫——前人挖坑敛财,要拿后人的性命去填账。

大梁养兵之费,全籍茶盐之利。敢动大梁根本,轻者刺字发配,重者处斩。

所幸父亲谨慎行事,心里带着杆秤上任……若是新官上任得意洋洋,中了圈套,一头栽进这团烂账中,可就难办了,不死也要脱层皮。

该如何提醒父亲为好?

乔时为回到房中,把注意打到了橘子身上,他抚毛说道:“好橘子,同我演场戏可好?你只需追着我要腌肉干吃就成,很简单。”

橘子闭眼假寐,眼珠子却在滴溜溜地转,乔时为二话不说抓起它的尾巴,使劲摇了摇:“我当你答应了。”

不大一会儿,书房廊外,乔时为迈着小短腿哒哒地跑,橘子翘着尾巴突突地追。

乔仲常闻声走出来,眉间紧皱,问道:“时为,这是怎的了?”

乔时为狡黠地钻到父亲身后,借父亲挡住了扑来的橘子,边应道:“橘子追着要吃腌肉干。”

“那给他便是。”

“不成。”乔时为站至父亲跟前,正经说道,“肉干制作繁琐,吴嬷嬷说了每日只给橘子两根肉干……它昨日贪嘴吃了四根,占了今日的份额,今日又想吃明日的份额,如此反复,岂不是寅吃卯粮,提前支空孩儿手里的肉干?明日该吃哪一日的肉干?”

“汪汪——”

“且慢且慢,时为你方才说甚么?”乔仲常连看数日账目,满脑子都是盐引支出记录,没等乔时为回答,他自喃喃道,“昨日吃了今日的,今日继续预支明日的……”

看到父亲急急忙忙、念叨叨地返回书房,还险些被门槛绊倒,乔时为知道事情成了。

……

灯将涸而屡屡添油,别了三更又五更,孤舍长夜明。

乔仲常彻夜翻旧帐。

卧室里,“呜呜——”橘子摊在被上打滚儿,不服气低嚎两声。

乔时为握着小木梳给它顺毛,哄道:“好好好,往后再不拿坏人跟咱橘子比了。”

“呜呜——”

“省得了,咱橘子也是要名声的。”

……

翌日大早,乔仲常眼眶黑得像被人揍了一拳,整个人却精神奕奕,三步作两步走。

“父亲,我找出根源了。”他抱着旧账进了老爷子的院子。

“我原不懂账目,翻了几日也没有眉目,时为昨日一句‘寅吃卯粮’提醒了我,叫我翻出了问题……”

虽然前一阵刚吵了一架,但遇事仍是父子同阵。

屋内,檀烟缕缕缦缦。

听了乔仲常的叙述,老爷子亦是一阵后怕,他来回踱步,分析道:“一年抵一年地预支,账目看着是平了,但总有兜不住这五万贯的时候……你若是签了字,前头的账便两清了,待盐商拿着预支条,闹着索要盐引,你给还是不给?不给,你挂着一身烂账,怕他们把事捅到开封去;给了,你要上缴盐税,只能被裹挟着继续预支来年的盐引……好凶险的手段,踏错一步便回不得头。”

老爷子问:“你打算如何处置?”

“儿子既尚未签字收账,这事就不难办了。”

乔仲常一一说出自己的分析。

“首先,此事不见得是刘冬节做的,一个把脑袋拴裤腰上、只会以权压人的小人,断没有办成此事的胆识和手段。孩儿被人拿作替死鬼,或是不走运,或与我屡次三番缉私青白盐有干系……这人敢贪五万贯盐课税,谁晓得他不敢私贩青白盐?”

“其次,事情已到不得不了结的时候,他们惧怕东窗事发,怕事情闹到殿上圣前。他们愈是怕,我愈是要把事情闹大,等闲不辜负了他们摆到我跟前的功名。”

乔仲常双眉似剑,说话时,衬出了几分野心勃勃。

顿了顿,乔仲常又言:“所谓‘祸与福相贯,生与亡相邻’,火烧起锅架上,孩儿若是承不住,便是大祸临身;孩儿若是承住了,则是一番造化。早在上任前我就打听了,三司户部副使兼巡盐御史卜云天,正在京西北路巡察盐政,不日将会路过封丘县,返回皇城向官家复命。”

老爷子听得仔细,频频点头认可,给了乔仲常莫大信心。

他继续言道:“孩儿觉得卜御史值得一信,一来他有清正廉洁之名,颇得官家信任;二则,孩儿考满这段时日,卜御史人在西北不在京,此事与他无干……孩儿料想,对方着急嫁祸于人,兴许就是怕卜御史的突然巡察。”

乔仲常打算从卜御史这开始做文章。

他的文章里,除了脱嫌,还有建功。

老爷子思忖了许久,才道:“仲常,只消你没落笔签字,多得是法子脱离险局,‘可恃者己,难恃者人’啊……”

“父亲是想问我,为何非要依靠御史大人?”

目录
穿成死对头的鹦鹉后穿到北宋捞苏轼你好,神秘法医[福尔摩斯]狂野寡妇,在线发癫朕当外室那些年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