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侯门夫妻重生后 > 第 17 章

第 17 章(第1/4 页)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点天光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听见前夫哥的心声两位少爷坚持联姻你好,结芬顶配联姻惶惶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就要神官男妈妈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渡阳气五十年代军工大院劝你不要得罪我农家小夫郎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姐姐破案好凶[九零刑侦]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第十七章

朱世子把胳膊往上一提,偏不给,“你们白家的爷们儿,是不是都不行啊,脑袋蠢得像猪,今日又被先生骂了吧?我要是你,哪里还有脸出来见人,文不能文武不能武,好好躲在家里,靠个娘们儿撑门户了不就行了,对了,听说那什么晏长陵也回来了,这回可要难为你了,你说,你该叫谁姐夫呢....白星南突然抬起头来,厉声打断道:“不要说我长姐!’

朱世子一愣,没想到他还敢反抗,可这副样子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只被惹急了的猫,毫无威胁力,一脚压下去,把他压在地上,‘呸’了一声,“对谁硬气呢,你个....“里面的人是白二公子吗?”巷子外突然来了一人,手提着灯笼,站在外冲里头喊了一声,“白府的人正在找您,叫您赶紧回家。白星南如获大赦,忙从里面溜了出去

眼见人跑了,朱锦城觉得扫兴,看了一眼手里的玉佩,嫌弃地往地下一扔,那玉顿时碎成了几块,“还家传玉佩呢,狗屁。转过身往回去走,适才空无一人的巷口处却堵了一人。

”哪个不长眼.....

话还没说完,对方手里的一根竹竿突然扑了过来,狠狠地甩在他的胸口

朱锦成一声闷哼,当场退后几步倒在了地上,疼得五官拧在了一起,捂住胸口怒声道:“他妈的,敢惹老子,找死啊,给我打!“几个小厮齐齐涌上,可对方手里的竹竿像是长了眼睛,密密麻麻地落下来,砸在他们背上、腰上、腿上,几人阵阵痛叫,很快成了落水狗意识到不对

几人忙扶着朱世子起身,赶紧往另一头跑。

身后的人步步紧通

没想到,几人很快又回来了

飞回来的

倒在地上,一阵痛呼,目光惊恐地看着前面,倒是个个都往她这边退了

白明霁好奇地看向对面

片刻后,巷子暗处慢慢走出来了一人

同她一样的装扮。

手里拿着竹竿,面上也戴着面纱。

朱锦城趴在地上,腿脚都站不稳了,被竹竿打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疼,哪里吃过这样的暗棍,咬牙骂道:“敢暗算老子,是嫌命长.....一句话没说完,对面的人一竹竿便落在他脸侧

钻心的疼痛几乎要灭顶,脑袋“嗡嗡一一”一阵响,耳朵里什么都听不见了一般,朱锦城瞪大了眼睛,再也没了半点威风,捂住脸滚在地上猪叫比起之前身上的那些伤,这一记,明显是想治他于死地。

朱锦城终于知道怕了。

今夜他是偷跑出来赌钱,身边没带多少人。

本也没打算张扬,谁知撞见了白家那位二公子,玉佩是他早上就从白二公子身上顺走的,只为了消遣他。没料到会引火上身。

他刚羞辱完白二,便遇上了这两人,且这京城内敢打他朱家人的,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知道今夜八成要完,顾不得痛了,爬起来便找出路往外跑。

然后无论走哪边,都能被堵死,

前后两人配合得极有默契

到了这头,被对方手里的竹竿一挑,打到对方脚下,对方再一踢,人又回到了另外一边

如此反复,朱锦城简直生不如死,豁出去了,怒吼道:“晏长陵,我操|你大爷,别以为你遮住脸,老子就认不出你们两口子,今夜你要敢把我杀了,明日你老爹就得跪在我国公府门口....话没说完,左右两侧脸同时被一只脚踢中,两边一挤压,当场昏死了过去。

白明霁见地上的人都不动了,这才扔了手里的竹竿

脸上的面纱一扯,也不介意对面的人瞧出真容

昨夜两人在地牢内歇了一夜,那身衣裳白明霁怎会认不出来

不知道他怎来了这里。

适才他下的那几下重手,看得出来,对这位朱世子生了杀心,听金秋姑姑说,他今儿去了宫中,不知道是不是查到了什么线索,要来杀人了。这些不是她该管的事

前世她只知道白星南胆小懦弱,却不知道他在外面的目子,竟会过得如此卑微

今夜她的仇就报到此了。

转头去找那枚被朱世子摔碎的玉佩,拾起来后,放进了腰间的荷包

再转头看那人,还站在那没动,夜色浓浓地侵染在他周围,染得他只剩下了一双眼睛在动,巴巴地看着她音有几分可怜

不知道他接下来的打算,白明卖问道“要不要走?

说完也没去等优

不久后听见有脚步声跟在了身后

夜里的京城灯火通明,来往的人多,摊贩也多,四处都是叫卖声

卖灯笼的占了大半个路面,每见到一个路过的人,摊主都会盯着他们的脚,看看有没有碰到他的灯笼白明霁好彩不彩碰到了,摊贩是个暴脾气,瞬间炸了,“没长眼睛?!

谁知下一瞬,那位小娘子便与他身旁的郎君一道呛了回来,“你长了眼睛,了不起?’

那摊贩没料到会遇上比自己脾气更爆的人,且还是俩,惹不

目录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躺平式道侣日常山君惶惶安全屋生存指南[无限]我爱你,我装的
返回顶部